北京单场电话号码是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運營 >> 正文

5G時代運營商如何“收費”,IT大佬這樣說……

2019年4月2日 08:34  通信信息報  作 者:唐剛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至少有87個國家和地區的211家運營商正在投資5G,其中15家已商用。

近日,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與前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黃曉慶等在2019中國IT領袖峰會上探討了5G時代運營商的商業模式。

余承東表示,5G時代運營商要尋找新的商業模式,同時收費模式也要重新思考,不同等級的時延應該收費不一樣。他建議,“未來2毫秒時延和100毫秒時延收費應該是不一樣的。”

黃曉慶認為,5G時代,運營商要改變商業模式,從帶寬銷售,變成收入分成,這會給運營商帶來很大的發展機會。

5G時代,運營商面臨成長乏力困境

日前來自移動行業咨詢公司Hadden Telecoms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至少有87個國家(和地區)的211家運營商正在投資5G。他們的投資處于各個階段,從網絡部署到技術測試、演示和試點。

迄今為止,已經有15家運營商推出了商用5G服務。其中包括澳大利亞的澳洲電訊和Optus,他們通過3.6GHz頻段提供固定無線5G服務。韓國的韓國電信、LG U+和SK電訊去年12月同時宣布了5G商用。

在亞太地區,投資5G的運營商名單中包括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這中國三大運營商。

“全球運營商正準備大規模推出5G,首批服務已經推出,(終端)設備生態系統正在迅速建立,并為即將到來的各種智能機型的規模應用做好準備。”Hadden Telecoms總監艾倫·海登(Alan Hadden)說,“預計將有數十家運營商在未來12個月內推出各自的5G服務。”

3月31日上午,2019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召開,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前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黃曉慶等一起圍繞《5G時代:未來通信顛覆性創新》進行了對話討論。

達闥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前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黃曉慶指出,5G帶來的是再一次的數量級的提高,5G時代任何運營商在面臨技術演進時都無法避免。

他認為5G是為機器人時代設計的。正如3G切換到4G,從4G向5G的切換也會對運營服務產生影響。

對此,作為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全球移動運營商面臨著很大困境,這個困境是公司成長乏力、利潤收縮,卻還要去投資5G,甚至6G,運營商缺乏動力去投資5G。

黃曉慶稱,伴隨著流量增加,互聯網公司收入增長越來越快。可對于移動運營商來說,盡管帶寬增長,可用戶已經不會再增長,手機滲透率已經接近100%;此外,無限流量套餐普及后,用戶ARPU值也不會再增長,運營商收入增長進入瓶頸期。

華為消費者業務首席執行官余承東也指出,移動運營商過去收入來源是電話和短信,伴隨著微信、whatsapp的興起,移動運營商主要收入來源變為流量,當流量套餐變為包月不限流量套餐時,用戶ARPU值不會再增長,盡管速度更快,運營商從中獲益也是非常有限的。

得益最多的是扮演內容提供商角色的互聯網公司。美國同行的做法是延長收入半徑。2018年5月,美國第二大電信運營商AT&T收購時代華納公司(Time Warner);2015年,AT&T收購直播衛星電視DirecTV,成為北美最大付費電視服務商。

而在中國,電信運營商已經無法再去收購昂貴的互聯網公司了。

黃曉慶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在于商業模式創新,運營商應把過去的帶寬銷售變為收入分成,“分成的商業模式才是5G商業模式,否則5G干不成。”

3G和4G時代,OTT對運營商的沖擊有多大?

三大運營商2018年財報日前全部出爐。

綜合各家財報顯示,2018年中國移動個人市場業務收入同比下降1.9%,具體原因是手機上網業務收入增長難以抵消語音業務收入的下降幅度,2018年中國移動語音業務收入下降27%,手機上網業務收入僅增長9.8%。

相形之下,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的手機上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分別為22.4%和13.7%,語音業務收入下降比例為17.6和13.9%。

中國電信的流量收入“跑贏”了語音業務。中國聯通兩項業務收入增長比率相差0.2%。前者得益于大流量套餐的推行,后者則在2I2C模式中凈增了4400萬用戶。

近年來,運營商語音業務不斷遭受OTT企業(通過互聯網向用戶提供各種應用服務,服務由運營商之外的第三方提供)沖擊。OTT企業提供的流量語音和視頻,讓語音業務處于一個尷尬的地位,對于三大運營商的擠壓特別明顯。

據工信部數據, 2018年1-10月份,全國移動電話去話通話時長完成21372億分鐘,同比下降4.7%。同時期,我國移動電話用戶凈增1.36億戶,同比增長10.7%,總數達到15.5億戶。移動電話用戶規模正向增長,語音通話負增長,實際的語音通話時長同比下降15.4%左右。

另一項受沖擊較大的運營商業務是短信。

2012年,全國累計發送手機短信量達8973.1億條,平均每人年發送量達到560條左右,也就是說每個人每天平均要發送1.5條短信。但隨著微信等網絡社交軟件的流行,這一數字急速下滑。

1993年,世界上第一條短信發送成功。1994年以后,短信正式開始民用商用歷程。

2000年以來,短信開始真正達到巔峰。在2010年一年時間里,全球短信發送量達到6.1萬億條。

但在2013年,微信、臉書等社交平臺出來以后,短信開始慢慢走入下坡路。

來自MIIT的數據,2012年中國手機用戶共發送9000億條短信。這是中國短信數量的高峰。自此之后,中國手機用戶發送的短信數量開始下降,而且降幅越來越大。

2013年,中國短信數量年降幅1%;

2014年,短信數量下降了14%;

2015年,短信數量已經下降至6992億條。

OTT是“Over The Top”的縮寫,是指通過互聯網向用戶提供各種應用服務。這種應用和運營商所提供的通信業務不同,它僅利用運營商的網絡,而服務由運營商之外的第三方提供。不少OTT服務商直接面向用戶提供服務和計費,使運營商淪為單純的“傳輸管道”,根本無法觸及管道中傳輸的巨大價值。

運營商需改變商業模式

與此同時,流量業務開始替代語音和短信走上前臺。同時,新興業務也成為運營商的突圍的方向。

三家運營商2018年財報顯示,運營商依托網絡能力,在拓展云、大數據以及物聯網方面具備優勢。2018年,三大運營商緊抓流量紅利釋放的寶貴窗口,把握企業上云、產業互聯網等需求升級趨勢,加快新興業務發展步伐。

盡管新興業務在整體業務收入中的比重不到10%,但創新業務正逐步成為收入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以中國電信為例,中國電信的的新興業務收入,對增量服務收入的貢獻超過50%。

在三家運營商年報中,云、物聯網等新興業務均有大幅度增長。中國電信IDC和云業務收入分別同比增長22.4%和85.9%,拉動服務收入增長近2個百分點。中國電信以云網融合、物云融合實現DICT和物聯網業務快速發展。

中國移動物聯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31%,截至2018年底,中國移動物聯網智能連接數總數達到5.51億,同比增長140.7%。部分省市已實現物與物的連接數超過人與人的連接數,NB-IoT實現鄉鎮以上區域連續覆蓋。物聯網服務收入為75.3億元,同比增長40.2%。

中國聯通的全年產業互聯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45%,達到230億元,占整體服務收入比例提高至8.7%。ICT業務收入56億元,同比增長69%;IDC及云計算業務收入達到147億元,同比增長33%;物聯網業務及大數據業務收入分別達到21億元和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8%和284%。

在家庭業務方面,三大運營商也突破了管道模式,寬帶之上的價值增值頗見成效。中國電信以“大 流量+百兆寬帶+智能家庭”快速拓展市場,天翼高清用戶突破1億戶,智能家庭應用初具規模。中國移動魔百和用戶達到9681萬戶,同比增長69.1%;收入81.6億元,同比增長122.9%。

此外,在金融、視頻等業務領域,三大運營商也有所突破。

IT領袖峰會上,黃曉慶認為,在5G時代運營商要改變商業模式,從帶寬銷售變成收入分成,這就會給運營商帶來發展機會。例如做機器人的公司,和運營商進行銷售分成。5G時代,只是賣帶寬賺不了錢。

余承東也贊成黃曉慶對運營商分成模式的思考,他表示:“語音收入短信收入已經幾乎被微信等搞沒了,運營商不增長,需要尋找新的商業模式”。余承東建議,不同等級的時延應該收費不一樣,如2毫秒時延和100毫秒時延收費要有所不同。

余承東表示,如果提供的都是不限量流量,收費也一樣,就會像國慶節高速公路免費一樣造成大堵塞。他認為,今天5G時代跟20年前相比,成熟度要好很多,今年是5G投入商用的元年,大量投入要到明年,這個時間比20年前大大縮短,產業升級速度非常快。 

編 輯:值班記者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北京单场电话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