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电话号码是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業務 >> 正文

易到裁員背后:流量急劇下跌 債務纏身舉步維艱

2019年4月4日 07:36  界面  

記者 | 陸柯言 于浩

“公司欠我七萬塊錢,我都(在北京)待了一個星期了,這錢什么時候給我?不行就把溫曉東叫來!再不行就把警察叫來!”3月27日下午,北京博泰大廈易到用車辦公室門外,一位員工高聲叫喊著。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里,辦公室門外集結了三十多位來前來討薪的員工,這些員工大多來自外地。3月26日,易到裁員的消息被曝光,涉及人員達到三四百人,而這些維權員工都在裁員名單之列。

據界面記者了解,易到用車原有500多名員工,裁員后僅剩160人左右。此次裁員力度最大的是市場部門,在公司架構中屬于營銷板塊,而營銷板塊內留下的員工基本上都在重點城市。裁員后,易到總部保留了技術、客服一類的必要部門,其它部門全部就地解散。

地方層面,界面新聞記者得到的消息是,易到將分公司業務縮減至15個城市,而此前易到曾在40余個城市設立分公司。

3月25日,易到以內部信的形式表示,公司過往的工作思路被歷史包袱和互聯網燒錢的玩法局限了太久,今后的首要目標就是賺錢。

從此次裁員的規模來看,易到正在通過從上至下的業務大收縮來重整旗鼓。但在此次調整之后,等待著易到的還有重重難題。

員工激怒

對于裁員的結果,曾在地方負責渠道工作的楊曉文心中早有預料。

他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從2018年初末今,易到一直被籠罩在一股松散的氛圍之中,由于公司高層變動,再加上資金鏈斷裂的消息屢屢傳出,去年年中公司就爆發了一小批離職潮。從去年9月開始,他感到與總部市場和運營方面的溝通愈加吃力,大家基本上都不怎么干活。

2018年年中,引起公司高層變動的一件大事是原百度外賣CEO鞏振兵的入主。一位前員工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鞏振兵上任后在全國設置了九大(后改為十大)戰區和新的渠道中心。對于各大戰區的人員來說,戰區的成立改變了以往直接向COO匯報的效率拖沓,讓地方與總部溝通變得更加便利。

但另有接近易到的人士表示,鞏振兵上任之后一直在進行團隊換血,將原百度外賣的部分團隊帶進公司,使得公司內部出現了團隊排擠的現象,一批老員工因為利益糾紛而辭職離開。曝光于11月的那次下跪視頻風波,更是將易到混亂的內部管理問題首次暴露在公眾面前。

另一方面,公司的債務危機仍然沒得到解決。楊曉文發現,公司從去年3月就已經開始有拖欠報銷款的跡象,進入2019年后,公司開始拖欠工資,并且沒有給出任何對于拖欠工資的官方解釋。

直到離職這天,易到還欠他包括報銷、工資、賠償金在內的十幾萬。如今,討薪的種種行動已經影響了他的正常生活。

界面新聞記者還從多位維權員工處得知,易到在他們入職前承諾工資包括績效加提成,但從未兌現過。

一年前,易到還公布了一項員工持股計劃方案,承諾2018年6月30日前轉正的員工將獲得價值總額為7500萬元的股權獎勵,績效考核合格的員工還將獲得二次授予,但鞏振兵入主易到后,此項計劃漸漸擱淺,再也沒人提起。

易到出示給被裁員工的一份“解除勞動關系”協議顯示,易到會在6月30日前發放該員工三月份的工資。但實際上,許多被裁員工甚至還沒有拿到三月份之前、乃至去年年底的工資。

這讓許多員工頗感不滿,并拒絕簽訂此協議。但若不簽訂該協議,員工就拿不到公司開具的離職證明,這導致他們沒有辦法解除和易到的法律關系,也不能入職下一家公司,讓易到變成了一個拔不出腳的泥潭。

在員工的維權行動持續了將近8小時后,溫曉東終于在27日晚上9點半現身博泰大廈。對于員工的討薪訴求,他口頭承諾在四月發放完畢報銷款和工資,6月30號之前發放賠償。但員工也留了一個心眼:“害怕他拿對司機那套對我們,我們已經在走仲裁程序了。”

一位接近易到的人士向界面新聞透露,溫曉東以年利率五厘的利息借到了一個億,這一億足以償還所有員工的欠款,但這一消息并未得到其它在職員工證實。

擺在溫曉東和整個易到面前的,不僅僅是員工的步步緊逼,還有一拖再拖的司機提現難題,以及部分城市代理商和供應商的欠款糾紛。當前,易到已經舉步維艱。

后繼乏力

由于資金鏈斷裂危機而置身于輿論的風口浪尖,這對于易到來說并不是第一次。

易到曾在2017年陷入資金危機,那時,韜蘊資本以救世主的姿態成為了易到的接盤手,此后的故事已經被媒體報道數次:韜蘊接手后發現易到債務比原先賈躍亭承諾的數額還發生了倍數增長,為了支持易到,反而使自身陷入了困境當中。

2018年年底,韜蘊資本向全社會公開出讓易到股權。聲明中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易到總負債34億元,其中28億元為韜蘊資本提供的墊款,凈資產為負21億元。

韜蘊資本還表示,由于其不看好易到在網約車市場的發展,加之融資市場不景氣,韜蘊資本愿意以一半的價格出讓易到的股份。

但至今,易到仍未等來下一位接盤手。

韜蘊手中的易到也曾有過短時間的高光時刻。去年4月,易到曾在業內首次推出“免傭金+階梯返利”政策,這樣一反行業常態的舉措在短時間內為易到賺回了一些市場份額,但好景不長,豪氣的補貼政策一旦失去強有力的資金支持就會顯露原形。

5月,易到用車再次爆出司機端提現困難的問題。從8月開始,除了一些重點城市之外,其它城市的司機幾乎再沒有提現成功過。

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提現難題透支了司機對易到的信任。一位易到的專車司機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他從去年8月份開始就一直無法提現成功,至今賬戶中還有兩萬多元。司機的維權成本更高,此前只能與城市經理溝通,但現在城市經理也被裁了。

對此,易到方面的人工回復是,平臺正在努力籌措資金,會根據司機歷史累計金額以及活躍度(即完單量)來進行安排,建議司機繼續踴躍拉單。但這位司機表示,他已經不會再跑易到了。

司機的流失直接導致易到用戶數據的下滑。根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9年1月網約車行業研究報告》,2018年下半年,易到App的月度活躍用戶數(MAU)為77萬,幾乎是滴滴出行MAU的1%,且數據一直呈下降趨勢。除此之外,易到App的市場滲透率也下降了20%。

平臺流量對網約車App而言非常關鍵,流量下滑之后,溫曉東為易到計劃汽車金融+境外出游的新盈利點也很難實現。

另一方面,易到還面臨著行業內較高的服務投訴率。上海市交通委信訪辦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網約車平臺投訴情況顯示,易到的投訴率排名最高。而上海是易到的業務重點城市之一,投訴率高也對易到的品牌想象產生了負面影響。

風雨飄搖中的易到選擇了斷臂自救,并喊出了成為行業首個盈利者的目標。3月25日發布的內部信中提到,線上直付功能只是自救的第一步:“我們的目標不再是成為體量最大的網約車平臺,而是成為第一家賺錢的網約車平臺。”

但在此之前,不知易到還將在債務的泥潭中掙扎多久。

編 輯:值班記者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北京单场电话号码是多少